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9、多情却被无情恼(一)(2/3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常清静捂住了她的眼睛,低声道:“桃桃别看,别怕。”

    宁桃哆嗦了一下,揪紧了常清静的衣袖。

    她不害怕。

    祠堂里,地位最高的王家三爷紧紧皱着眉,拄着拐杖往地上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在场的妈妈子们捂着小孩的眼睛,牵着他们直往家里走,“别看别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和清静赶到山里的时候,清静说有血腥味儿,我们追着这血腥味儿一路往前,就看到又辉哥被人挂在了林子里,身上的皮……皮已经没了。”开口说话的青年惊魂未定地说。

    一同去的那几个小年轻,许多都吐得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“这山里,真的出妖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……”那青年咋舌,“会不会是妖怪干的?要不就是外地的那些人干的?”

    毕竟王家和赵家的老祖在这块儿地上住了几百年了,大家伙儿都知根知底,攀亲带故,不像有哪个能犯出这种命案。

    人哪能这么残忍,怪在妖怪头上明显合理多了。

    这接连两件命案终于打破了王家村的宁静。

    常清静作为全村唯一的小道士,肩负着捉妖的重任,不再外出去找洗露圆荷花,王家庵的青壮自发组建了个巡逻队,每晚都在山脚和村口巡逻。

    偏偏就在王又辉即将下葬的前一天,村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争吵声,村里一个妈妈子急急忙忙地冲进了屋里,扶着门框直喘气,说是妖怪找到了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?”宁桃霍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女人狠狠啐了一口,“你猜是什么?!是个狐狸精!长得还挺好看的,却专门干伤天害理的勾当,这狐狸精被清静一剑穿胸,正挂在村口示众呢。”

    等宁桃和小虎子赶去的时候,村口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。

    宁桃挤进去一看,人前的空地中,倒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少女,穿着身杏色的裙子,额发乌黑,面色煞白,死死地闭着眼。

    她当胸被常清静的【行不得哥哥】一剑穿透,身下的血流了慢慢的一大滩,裙子下面伸出了条火红的蓬松的狐狸尾巴,发间两个三角形的毛茸茸的软塌塌地耷拉着。

    宁桃微微一怔,心里疑惑顿生。

    这就是狐狸精吗?但看上去不像是能犯下这么凶残的杀人案。

    群情激昂的人们,已经拖着那狐狸精往祠堂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少女的两条腿拖在地上,拖拽住一条血痕。

    宁桃这个时候趁机挤到了常清静身边。

    少年手上,脸上和雪白的道袍上都溅了点儿血,眼里透着股未散的冷意和杀气。

    瞥见宁桃,常清静垂下了眼,萦绕在身上的那股煞气和戾气微微一收,“桃桃。”

    宁桃不像是古人一样害怕妖精,相反,看多了白娘子一类的电视剧还对妖精很好奇。

    她觉得那只小狐狸有点儿可怜,忍不住问:“就是这……这位姑娘害死了王又辉?”

    常清静目光看向那倒地不起的少女,言简意赅,“十有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的腿?”

    “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想逃,打伤了王康哥,我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眼里冷冷的,面无表情地沉默着。

    宁桃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小青椒这幅模样,小青椒的脾气其实并没有那么好,凭心而论,常清静对她很好,一直很好,会脸红会发窘,但他对待别人,实际上很冷,像戴了面具一样冷,拧着眉。

    刚到王家庵的时候,曾经吓了王二嫂他们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怎么年纪这么小,看着这么唬人呢?”

    但他人的确是好的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在蜀山作为执戒弟子必须要铁面无私,公正严明。常清静像是把自己劈成了两半,一半是那个公正严明,戾气横生,铁面无私的小师叔,蜀山执戒弟子。

    另一半则是少年柔软的心性,正义赤诚,一腔热血。

    她心里冥冥之中总有种直觉在说好像不是那个姑娘干的。但直觉这种事最是虚无缥缈,可又有点儿畏惧于这样的常清静。

    毕竟不知道这事情的真相,宁桃只能压下心里的不安,没有贸贸然开口,跟着常清静一路走到了祠堂。

    狐狸少女被拖到了祠堂正中,一盆水泼醒了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