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所化帝君发出低吼,似想要全力对抗,但这一次……欲不可能成功,因为这个时间点,是王宝乐知晓了对方可以影响自身流月后,千挑万选,抉择出的一个时间点。l

    在被影响的流月里,想要获胜,除了自身的强大外,还需……借助这时间点本身的事件之力,唯有如此,才可以去镇压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间点,黑木钉之力的强悍,足以碎灭一切,王宝乐与其同源,所以在这个时间点里……欲所化帝君,不可能抵抗。

    下一瞬,欲的所有阻拦之力,都摧枯拉朽,轰然崩溃,黑木钉直接就碰触到了欲所化帝君的眉心,瞬间破开,刺入进去。

    轰鸣中,欲所化帝君发出凄厉之音,眉心鲜血流入其眼中,使其漆黑的双目,此刻似出现了一抹紫意,死死的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在他的前方,黑木钉上王宝乐的身影幻化出来,目中带着强烈的杀机,刚要将黑木钉彻底钉入,但就在这时,随着四周帝君麾下的生机涌入,欲所化的帝君,忽然狞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一场,你赢了,但我也没输!”

    说着,大量的黑气从其眉心的碎裂之处,轰然涌现,竟反向的试图去侵入黑木钉内,侵入王宝乐的神念之中。

    这侵入的速度极快,若是王宝乐想要将黑木钉彻底钉入欲的眉心,那么他必然就会失去斩断这侵入的机会。

    王宝乐深深的看了欲一眼,对方说的没错,这一场,他赢了,但对方也没输,因为黑木钉没有彻底钉入,那么对其影响就不会致命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王宝乐目中一闪,放弃了钉入,斩断了与欲的联系,也斩断了对方的侵入,而世界也在这一刻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显然,王宝乐的流月之法,第三次……开启!

    这第三场的时间点,王宝乐选择在了……一切的伊始!!

    源宇道空在这个时间里,并不存在,甚至所有的星辰,文明,族群,在这个时候,都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整个大宇宙,只是一个气泡,在这片星空里,漫无目的漂流……

    直至一口黑色的棺椁,带着里面无数岁月都不曾腐朽的尸体,在这星空中靠近了气泡,或许是命运的指引,也或许是机缘巧合,这口黑色的棺椁,直接就撞在了气泡上。

    气泡很大,棺椁的撞击,使其出现了剧烈的波动,若换了其他气泡,或许如今已经碎裂爆开,但这个气泡,只是碎裂了一个缺口……

    且很快的,这个缺口就愈合完整。

    而在气泡内,那口棺椁,因这一次撞击,导致速度慢了不少,在这气泡里飘荡时……棺椁内的尸体,其全身忽然弥漫了黑色的雾气,这雾气翻滚间似有一种想要让这尸体睁开眼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显然……王宝乐选择的时间点里,这具尸体,是无法睁开眼的,就算是欲试图去影响,可她可以影响帝君,但却显然无法影响这具尸体!

    “该死该死该死!!”嘶吼声从那些黑雾内传出,雾气翻滚中形成了一张人脸,这人脸正是欲,她死死的盯着上方……

    那是棺材的盖子,而在这盖子上,此刻一样浮现出了一张人脸,正是王宝乐!

    “就算回到了这个时间点,你又能奈我何,你……”欲所化人脸,向着王宝乐低吼起来,可王宝乐没有去理会丝毫,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片大宇宙很特殊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来这一点,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说什么!”尸体上,欲所化的面孔,看着平静的王宝乐,忽然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而你的难缠,不在于你有多强大,实际上……想要击败你,很容易……不仅仅我可以做到,帝君也能轻易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优势……在于你的永恒不灭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间接害死我前世之人的后手,我也不得不承认,这种以欲望化作的手段,的的确确很是玄妙,无法被解决,除非整个世界,没有人再具备欲望,除非整个你所说的厚土星环,没有生命拥有欲望,否则的话,但凡有一缕,你都不会灭绝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这也是为何,这片大宇宙的其他强者,没有对你出手的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方面,他们不想沾染因果,或许的确如你所说,你与我的前世,或者说我们的本质,都是来自所谓的煌天星环……所以我们的事情,需要我们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方面……应该也是因你这里,外人无法灭去,因为你是帝君的欲,一定程度上,也可以说是我的欲……而你的本质又是众生万物的欲……”王宝乐轻声喃喃,低头看着欲所化的面孔,目中深处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